对“投票决定老爹生死”别急着开骂

网络图

  父亲身受重伤,治疗不见好转,且花费已远超个人能力,面对父亲的生死,江苏常州一名吴姓老师在网上发帖,“救不救我父亲请你投票”,请网友替自己作出决定。吴老师的苦衷有三:治愈概率太小;花费巨大无力承担;涉及临终关怀问题(3月18日《新京报》)。 

  父亲重病住院,是继续治疗还是放弃治疗?吴老师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。然而,他没有办法给自己一个肯定答案。于是,想了一个办法,在网上掀起了一场“投票决定老爹生死”的讨论,把老爹生死的决定权交给网友。起初,看到这样的新闻,很多人一定义愤填膺,岂能如此对待老人?这不是大不敬、大不孝吗? 

  “投票决定老爹生死”不该是一道选择题。关键在于无愧于心。将老爹的生死权交给网友,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,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随随便便决定一个人的生死,网友没有这样的权力。最重要的还在于为人子女者,是不是尽心了,是不是付出最大能力了,是不是确实无力承担了?可以试想一下,如果病人是儿女而不是老人,会不会这样去做?总之,给老人看病,要做到儿女的责任和义务,要做到无愧于心。 

  说这样的话,并非是谴责吴老师。我们还需要看到的是“投票决定老爹生死”背后涉及的社会问题。 

  一个是治愈概率小的情况下,如何理智面对?医学也有无法攀越的高度,即便科技再发达,技术再先进。那么,对于治愈概率很小的疾病,是不是需要更多理智面对,无论是儿女还是社会,究竟该何去何从?放弃治疗不能总是“家人的选择”,是不是应该出台一个具体标准?什么样的疾病,到了何种程度,才可以选择放弃,该有一个科学技术层面的细化标准。 

  一个是大病救助的问题。一个家庭的能力毕竟是有限的,一个家庭的经济承担能力也是有限的。面对一些重大疾病,会显得力不从心。因病致贫、因病返贫的情况时有发生。我们的社会保障制度能否继续细化?让我们欣慰的是,国家有关部门在不断提高大病救助标准。未来“投票决定老爹生死”的情况会逐步改善。社会保障兜底,值得期待。 

  一个是临终关怀的问题。吴老师说:“父亲多次用尽全身力气,跟我说,不治了要回家。”这涉及的其实是临终关怀的话题,在面对疾病不能逾越困境的时候,是让患者有尊严的死去,还是让亲人“插满管子”痛苦地离开?是时候思考了。 

  总之,对“投票决定老爹生死”,先别急着骂娘,其背后的问题值得我们深思。(作者:郝冬梅)